大學5件事之上莊 – 藥劑學會 (HKU)

大學5件事之上莊-藥劑學會 (HKU)

港大上莊(擔任幹事)文化源遠流長,既是歷史文物,又是現代必做之事,可謂前有古人,後有來者。「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假如書中的確有黃金屋和顏如玉,何解時至今日仍有莘莘學子願意放下書本,接受他人指指點點、評頭品足?大概這就是本文的探討方向。筆者曾為香港大學藥劑學會幹事之一,身負重任,曾有無數掙扎、自責與無奈,但總算嚐過當中的甜酸苦辣。雖有遺憾,亦無悔矣。因此,筆者冒昧記下在港大上莊的點滴,好讓後人借鑒,深切反省自己未來四年在藥劑學界與未來業界的路向。

在進正題前,大家應當先了解港大的屬會結構。港大學生會的行政架構以民主和代表制為基礎,以全民大會和全民投票作為最高權力,再授權學生會及每個屬下的學社聯會、學會、委員會、系會等等。由學生會以至學會,每個分層每個架構都有各自的憲章限制和授權,而內容則以架構位置較高的憲章為準。筆者之所以必須花丁點篇幅介紹一下憲章的原因是憲章和民主精神解釋了大部分人對上莊的印象和「誤解」。為釐清疑慮(或者某程度上肯定它們),一些基本知識是必需的。

承上段,第一件事是上莊的意義。想必每個上莊和打算上莊,甚至討厭上莊的人都會思考過此問題。旁人看你太瘋癲,嫌時間精力多,自chur;你看自己無所事事,閒時舉手答題,忙時披星戴月。然則,在一篇流水作業中,多少人會從自己的行為和憲章中尋找上莊的樂趣和意義?隨便找個莊員,問他上莊的意義,大抵答案會是「搏盡囉!」「識朋友囉!」「第時張CV好睇尐呀嘛…」,如果有人回答你「服務會員」,要不你是在諮詢大會(下稱campaign)發問,或是他以為你是打算彰顯現代青年人上莊的惡行的某某報刊記者。回想大學之道的大原則,假設你真的以此為目標,那麼答案就是簡單的:

「上莊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無人完美,唯有透過不斷嘗試、探險、犯錯、反省而達到自身的完滿。上莊就是一個極佳機會來無限放大自己不足,然後當頭棒喝,從而金蟬脫殼,為未來舖路。當然這是本人愚見,但若無自省之心,上莊只會成為自己和他人負累,倒不如用功讀書,將來看看有否還有機會回饋社會。始終上莊是個人決定,應否從課外活動中找人生意義,因人而異。筆者在上莊的過程中,不斷碰壁,人際關係亦不如他人和順,亦慚慚變得剛愎自用。在跌碰中,當然你能夠繼續我行我素,堅持己見,可是你會否考慮不要離群,靠大眾同心合力解決問題?友情也是莊內重要必修一課。儘管眾人意見不一,但最後你仍能全心全意相信對方,這正是上莊的最高境界。

繼而,上莊的每個動作、行為都要經過深思熟慮。大學迎新營活動過火的例子比比皆是,暑假在香港走一圈也不難看到「擾民」的城市遊蹤活動。迎新意義何在?迎接新生,提供互相熟絡的平台、為將來大學生活做好心理準備、提高社會意識。然而,今天上莊的人似乎對迎新有另一套看法,另一套標準,漸漸偏離筆者的定義。不只迎新,各類活動亦然。在追求自身完美的過程,最重要要學會的是推己及人和滴水不漏的認真態度。曾經,筆者也經歷過挫敗、自暴自棄和迷失的階段。可能在上莊的途中,你會發現自己原來力有不逮或心不在焉:要做的事情不想做,要辧的事情辧不到。人貴乎自知,上莊舉辦活動,絕大部份時候就是挑戰自身想像的極限,照顧別人留意不到的事,超越別人達不到的境界,得到別人想像不到的成功感。假如你根本沒有接受挑戰和挫敗的決心,那麼上莊其實只不過是多一樣耗時的工作。別人的讚賞你不值;別人的批評你受不起。總括而言,上莊的心理掙扎,尤如拍拖一樣,心如鹿撞,怕受傷,又想一嚐,結果沒上的人「白了少年頭,空悲切」,上了的人折騰大半年。

除此以外,莊內磨合亦是重要一環。若果你曾經認為上莊的意義在於認識朋友,那麼上莊是有機會令你眾叛親離的。本人的處事方式一向都為人詬病,日子久了而自己又沒有建立好關係,加上莊友的情緒爆發,是可以演變成衝突,在大家心中留下一道刺。幸而,大家都似乎忘記了一年前發生的事,雖和平共處,但始終大家揭了底牌,明白道不同不相為謀,總有隔閡。不過,能夠化危為機實屬個人能力的考驗。如果讓我倒帶一年,或許我會誠心悔過,”Work as a team”。

本人的感想可能是全篇的總結,也是全篇的精華。在藥劑學會上莊一年,是如何的事情?先說說挑戰:

1.資源有限,須以勞力智力取代財力;

2.人數有限,會員熱情有限;

3.學會權力有限,受多方面規則限制;

4.十二人力量有限,辦不到想辦的事。

雖說挑戰很多,反而是機遇比困難更重要:

1.溫情無限,莊友之間總有溫暖速遞給你;

2.發展空間無限,只要你想得到要做的都可以做;

3.機會無限,每項挑戰都是改變自己的好機會。

落莊以後,成為了醫學院及藥劑學會的「老屁股」,「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從心所欲不矩」,在上莊的日子可謂把人生七十年的光陰濃縮為一年精華版成長歷程。在第五十個年頭,現在的筆者雖稱不上看透世事,但仍會抱著抱不平、啟發後人的心態帶領後人做應做的事,做應做的人。上莊其實不如外人所看般可怕,可怕的是在於你沽名釣譽。

 

筆者: Johnny L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