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藥廠的R&D工作 (一)

 

前陣子受本站網主邀請我分享一下在香港藥廠有關的R&D工作,所以今天希望和大家討論一下這個話題。

由於在技術上和地理上的限制,香港有關藥物的研究工作不像歐美的大藥廠(如Pfizer,GSK,J&J 等等) 開發NCE (則新藥,New chemical entity),而是集中於非專利藥 (Generic drug,則已過了專利期保護的藥物)。由於絕大部分generic drugs 在開發和專利期銷售時已經收集了大量的臨床數據以支持其藥效,穩定性和安全性,所以有關研究generic drugs 的development cycle 和研究成本一般遠較新藥為快和低。事實上,這種模式亦較適合香港的市場。當中主要原因是香港缺乏藥物人才和完善的臨床測試系統。極高昂的投資成本和潛在風險亦是很易讓人卻步。

或許有人會問,Generic drugs 的開發不是很簡單嗎?只要「抄」一下專利藥物的配方不就是完成。其實這種想法其實不太正確,當然專利藥物的原配方是非常有參考價值,但其實當中並不是這麼簡單。第一,一般在藥物的包裝盒內的leaflet只顯示配方中的物料和有效成分的強度(Strength,如下圖acetaminophen 665 mg),而其他輔料是沒有實際成分。由於輔料的成分可以對藥物的釋出和穩定性構成很大影響,所以我們還是花相當時間去研究具體配方的成分。

第二,即使是同一輔料,亦可以存在不同規格。最常見的例子是microcrystalline cellulose。它既可以作填充劑(filler),亦可作黏合劑(binder),比較有名的trade name是Avicel。而Avicel當中又分十多種 (如Avicel PH 101,Avicel PH 102,Avicel PH 103,Avicel DG 等等)。由於不同的Avicel都是microcrystalline cellulose但卻有不同功用,這些選擇對藥粉的流動性,藥片的硬度都有很大影響 (如Avicel PH-101一般用於濕法製粒,若直接用於直壓方法上可導致藥粉流動性不足而影響藥片有效成分的均勻性(content uniformity)。可是絕大部分原配方只會輕描淡寫告訴你他們用了「microcrystalline cellulose」,所以我們還是要根據知識,經驗和實驗導出正確的答案。

r&d work label

最後是有關藥物的製造工藝。這一部分或許對我們來說是最難的,因為在leaflet是沒有任何資料有關其製造方法,而其製造方法和生產條件(溫度,濕度,生產時間等等)卻對產品的品質(如穩定性,釋出度)有舉足輕重大的影響。所以我們要運用自己對不同製劑的知識,加上其原配方的資料和藥物本身其物理化學性質去找出正確的方法。再透過大量的實驗去驗証結果從而優化不同生產過程的工藝參數。大體上,藥物的製造可繁可簡,以藥片而言可包括混合(blending),過篩(sieving),製粒(granulation),顆粒乾燥(drying),壓片(tabletting) 和包衣(coating) 等等。事實上,這些工藝在GMP/PICS要求中都是要逐一充分驗證。

當把我們generic drug 的配方和製造工藝大致確定後,我們其後還要和其他部門合作,做一次完整的品質測試去証明brand product 和我們的generic product 在in-vitro方面是等效的,還有後面的穩定性測試和在scale up 上的問題。當這些繁瑣而重要的問題都解決後,大部分產品還要做一次BABE (Bioavailability and Bioequivalence) study 去驗証其in-vivo 表現和安全性問題簡單而言BABE是一次臨床測試,在Phase I 的BABE 中,我們會將generic drug和原配方 (brand product) 在健康的人身上進行抽血測試,以考察藥物在吸收和安全性上兩者是否一致。若BABE都順利通過後就要著手註冊工作。

希望大家明白做一個generic product 其實亦不簡單。但藥物作為治療疾病的最常用方法,大量嚴謹的科學驗証和測試是必須的。

其實我們的R&D工作不單單做generic product,還有其他的工作,下次再續。

Author: Dr. Aviva Chow, PhD in Pharmacy,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